艺术评论
花木催人老 一鳥一世界——著名画家徐立新花鸟画解读

观徐立新的花鸟画,始生古朴肃然,凝重端庄之感。恰如身临其境,顿觉心胸豁然开朗,有流连忘返之意趣。即近方觉草木悠然自得,枝叶突兀、峻拔,花色悄然静雅,榜枝绽放,有仪态万千之风情孕育其中。其间,有鸟栖枝头,或泰然自若,或凝目沉思,或婉转低吟,或引吭而歌,或情思百转,或愁绪万千。真乃一个:“花木催人老,一鸟一世界。清风已归去,斯人伴明月”的童话世界。

自画中走出,俨然已不知世事沧桑,哪还晓得世态炎凉之所在。信口占得四句歪诗,毫不犹豫地取了前两句做了文章的题目,自然是还未从一种感动和浸染中解脱出来的缘故。

花鸟的世界,自然是有别于尘世的另外一个世界。作为天堂或童话的理想王国,它寄托了人们太多的感念和追求。那里祥和而温馨,热烈而宁静;那里清风徐徐,月色缠绵;那里当无名利之虞,绝迹勾心斗角;无高低贵贱之分,鲜有财色权利之争;那里和谐悠然,朗朗乾坤;那里一枝一叶,一花一草兼具风情万种;那里流光溢彩,光和景明,百鸟百心迹,一花一身影。想必我们的花鸟画家已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若无一腔坦荡、怡然的心胸,没有一颗淡定超然心境,是断无笔下这些万千仪态风姿绰约的花鸟作品的。

我以为,著名画家徐立新先生和他大量的花鸟画作品,显然已具备了诸多上述因素并潜在着一种巨大的艺术爆发力。广博而渊源的文化修养与特立独行的艺术天分,已经让徐立新的绘画作品臻至某种洒脱超然的艺术境界。对于这种高度的攀登与驾驭,不难让我们从他大量的绘画作品中,梳理出属于他自己的艺术特色和颇具感染力的艺术风格。

归纳起来,应该有如下几点:

一、古朴、淡雅,厚重而不失活力。

徐立新的花鸟画,大都以古朴、淡雅见长。他的笔墨稳重、平实,色调古拙、温厚,特别是绘画的材料采用了传统的手工麻纸做上底色,尤显出古香古色之感,颇有古代宋画的味道。如此这般的笔墨运用,一种沉稳之气跃然纸上,再加之枝干条蔓的突兀、娴静,花色多取明暗相间以白色为主的色调。有鸟一两只栖息枝头,体态安详悠然自得,即便眉目传情或吟唱对答也绝无凌乱嘈杂之感。笔墨色调的平和、肃然,无疑增加了画面厚重感,也让一草一木乃至小鸟有了勃勃生机。这种动感来源于画面的静态处理,静与动的转换又是如此地潜移默化,在一种无声、无形的氛围里,活力油然而生。所谓大音声稀、大象无形,就是此番的境界。我以为,这是徐立新绘画的一个最重要也是最大特点。

、自然、天成,惟妙惟肖更兼情趣盎然。

徐立新花鸟画的另一个重要特色,就是自然、天成。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重在去雕饰上。构图立意,笔墨着色,于纹理间浑然天成而不留斧凿之痕,这就是最大的自然。质朴中透着亲和,平淡中孕育着生机,枝叶交错纵横,树干骨力而遒劲,花开花落缤纷于四时更替之间,一呼一吸吐纳于朝夕转换之际,然而这一切似乎都是陪衬、烘托而已。醉翁之意不在酒,点睛之笔完全落在鸟的身上,主角的出现让整个画面焕然一新。我想那鸟的世界一定是风情万种的世界,它们也一定要有太多太多喜怒哀乐的情思的。谁解心中事,笔端传风情。那鸟的体态神情,站立坐卧,眉目之间,传露出不尽的情感与思绪。好一个惟妙惟肖的生灵世界,好一个情趣盎然的格调天地,此情此景岂不是鸟忧人亦忧,鸟怨人亦怨,鸟思人亦思,鸟乐人亦乐。我倒以为,那个伫立在枝干之上的生灵,不是鸟而是人。然而,人是终究没有鸟的那般福分与闲适之情的,所以芸芸众生总是在力图走进它们的世界,流连忘返地徘徊在童话般的画面之中。

窃以为,艺术家的伟大之处,是在不断地使人们的魂灵高尚起来的同时,从而不间断地提升或刷新每一个人的生命质量。

三、脱凡、超群,独创花鸟画之新意境。

超凡脱群是高处不胜寒的境地,是否定之否定的蜕变和涅槃。纵观徐立新大量的绘画作品,雅与俗只在咫尺之间。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尽管不是同一个境界,但却拥有着息息相关的地方,那就是对原有状态的颠覆与嬗变。

徐立新花鸟画的与众不同,正在于他作品格调的高雅,意境的超脱。具备了高雅的格调与超脱的意境,其作品就攀升到了一定的高度之上,其艺术感染力自然也就与众不同了。再看徐立新的花鸟画,通篇寓意深远,整体画面清晰干净,绝无丝毫的杂念与庸余之笔。如此的超脱、淡定,给人的是健康向上的意念,留给人的是不尽回味与留恋往返的遐思。

我以为,倘若画面再多一些峭绝、清俊之韵,则将又是一番独特的艺术效果。

四、心到境生,情至则意出。

可以断言,在所有花鸟画家的心中,都孕育着一个属于自己的缤纷的花鸟世界。然而,徐立新心中的那个花鸟世界,将是何等的神秘而又绚丽多彩。

进入创作状态的徐立新,定然是与他笔下的一草一木一鸟一石同呼吸共命运的。一旦作者离开了现实中的自我,幻化成另一个世界的一员,他将在自己所描摹的理想王国中找到一个被重塑的身影。所以,画者倾注于画面的不是笔墨而是粘稠的情思,不是直观的感觉而是涓涓流淌者的情感的汁液。于是,树与鸟有了生灵,草与木、花与色皆有了丰富充沛的情感张扬。

所谓心到境生,情至则意出,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说到底,任何一个画家的创作历程都是在“画”自己。之所以要将自己的命运、悲欢,要将自己的情感、向往甚至于将自己的心声和血脉倾注于笔端铸就成画作,就是因为他拥有那颗时时都在为艺术而悸动的心,是因为生命中无法释怀的那份纠结与不可名状的辗转反侧。

我相信当徐立新即将完成一幅优秀的作品时,将最后的一滴墨色涂抹到最恰当的位置,然后将画笔悄然放下的一刻;当他急切地燃起一支烟惬意地注视着画面中的每一道线条和纹理脉络时,那双潮红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泪,有的只是心跳和激动过后的那份发自心底的慰藉。

在当下多如牛毛的花鸟画家中,我之所以独自欣赏徐立新的绘画作品,并情不自禁地将其诉诸笔端成此篇目,是因为画家所拥有的那份超凡脱俗的才气,肃穆、俊朗的画风以及画面超然、高蹈的意境。

 
 
 
2011-1-5
北京一觉书屋
 

 (绿岛:系著名诗人、评论家,国际网络作家协会名誉会长,《中国文学》杂志顾问,现为《中国艺术家》杂志主编。)